梅允

纸笔代喉舌。

古原/将军王爷/存戏

【私戏•暂存】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王爷 梅允

敌国怀虎狼之心,耽耽如是,边关告急。
雪落半宿,白皑皑覆盖九重宫阙,寒意侵骨,枝影乱摇,樽前二人而已。
温酒浇喉,辛烈一叹,酒意欺上眉川,顷刻消了块垒愁肠。
醉眸二分锐利,探手执壶又斟,抬目望去,举杯相敬,悠悠一语,声微而揉。
“此行凶险,你一路保重。”
“你可听好了。”振袂肃容,加重语气:“命最重要,无论胜负,早日归来。”
早日归来,我在…等你。
觳觫风过,明月千顷壮君行。



将军 余盏

头场雪来得早了,胡人南下亦早了。
不到半月,急报雪片似的飞上龙书案。一道旨意,北征的帅印落入彀中。呵,尝有死国之志,自封云麾将军后便同虎符一道喂了“太平犬”。
接令只须臾,便迎来了王爷,个中端地是需得思量。
睨眼推杯换大碗,和着叶间滑落的雪水仰面一饮而尽,看他欲言又止,再三叮嘱,不由得摇摇头,轻轻将碗往桌上一磕,玩笑道:“廉颇能饭,余盏只是三年未战罢,遥想当初,本帅杀得蛮子闻风而逃…… 倒是朝中风诡云谲,不啻战场,你多保重才是。 ”
想到囊中炙手帅印,心中太息,却和缓颜色宽慰。
“殿下信盏。”
抬目对上他投来目光,捕捉到隐晦忧心,轻笑出声,心中沉郁竟散了不少。
借酒劲放纵,探身捉住那人握杯的手,与之相看,又轻轻巧巧重复了承诺,似成竹在胸,自有豪情矜骄。
“王爷当信盏。”



王爷 梅允

夜迢递,杯不停。
注视人疏狂之姿,眼底有风光永驻,三年光阴呼啸,未曾磨灭其凌云之志。
掌覆温热,对上其深邃眉眼,片刻恍神。
“战场之地,常覆三军,你…”话语戛然而止,何时这般多虑,竟学会小儿女作态了,嗤笑两声自嘲,料是酒醉乱心。
“本王信你。”
怎会不信?我知你一腔孤勇,知你忠义两全,知你文韬武略,但……你可知我意?可知我心?
转腕脱锢,举臂探掌,只堪堪落在人肩上,借势起身,抬颔临风醒酒,朗笑出声。
“预祝我大将军旗开得胜!”
深深看他一眼,低哑话语滚嗓而出:“酒已三巡,下次再见便是庆功宴上了。”
风送夜行,和着极压抑的一声低语:“告辞。”



将军 余盏

风扶枝瘦,眼前人话语夹在风中,明灭如盏中月。
望他明眸,一时心中怦然,哑然睖睁。
手下一空,微微抬眉却是肩上一重,闻言不禁心中苦涩,面上不显波澜,扬眉玩笑:“哈,莫非王爷不愿来送行么。罢,末将送至府门。”
抬步相引,一路默然,偶有残雪断枝声,倏然忆起相交时旧事,不由喟然。
复抬眼已是乌云蔽月,斟酌良久,心有顾虑,又有心提点,府门将近,遂开口晦言:“末将此去,殿下朝中须多留意……此事不便多言,固非我战……府门既至,殿下请。”
侧身让道,又叮嘱一句:“是非武人,殿下雪夜行路仔细。”

                             
[TBC]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