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允🌙

必也狂乎。

存戏/政斗

第一次文言文戏风,怕了怕了。
以后都用白话。

【梅允c高允
常仁c裴祯】

【2017.4.18/整理/旧戏】

洛王 高允

仲春拂晓过,寒色渐远。
国战已发,纵战场连天烽火,朝事仍不紊乱,暗里局势悄移。
日前投拜贴至裴府,携王妃省亲,慰其思念之苦。
望裴府二字犹遒劲,慨叹成王败寇,古今通理,步步沉疴如是,山河变幻亦若此。
紧握身侧人手,纤玉温软。随引者绕庭三折入堂,尚未抬眸,已窥人影。扬袂展眉,压目趋来,笑语三分熟捻。
“惊动裴相起居,允多有愧啊。”
寒暄几番,不过借探亲之名,行谋划之实。

门下侍中 裴祯

“殿下光临,乃臣之福分。”
见女而展笑颜,手欲抬又落,欲出袖安抚爱女而不能,故以目中柔光代之。以其母见女,竟失礼数,曳引入怀而不知所云。固当责而心生爱意,于是驱母女入内室,退侍者,惟存二人而已。
非也,处此间者,是为一人一龙。
“殿下请。”待其落座后而座,身微躬,目下视,不敢逾礼。
颜色不改,笑时更添有沟壑二三。但以沟壑十里,负青山百丈。
“殿下以为时局如何?”

洛王 高允

“私下闲谈,裴相毋须多礼。”
待人及座,复闻其言,竟是单刀直入。观其眉目,有锋锐暗藏。
如今局势?
国战已启,敌寇眈眈,胜败无定数。若得一日,虏祸既平,将者功到奇伟,恐为罪名。
济王请固边,难解其意。自接手户部,纠之以猛,平之以和,已是恩威并重,自忖谨慎有加。
“当今局势,允确有拙见,需得裴相指点。”
启唇缓言,眉峰微拧,敛风云骤晦。
“国局之下,宵小鼠辈,多随流扬波,拥美唱和;怀远志者,多暗处沉潜,伺机而出;至于其他,无非在位谋政。”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不可一步走错。”

门下侍中 裴祯

岂敢无礼?
今日以有所求而礼贤下士,至于他年履至尊时性情几何,诚难知晓,所以小心翼翼。
并不以其言所动,仍目光下视,而无所见。其答语但有三分实,其余皆泛泛而谈。于是指于袖中相勾结,纠缠不休。终启唇,声微而辞重。
“兄弟阋墙,斯天家难绝。宵小之辈,若殿下是为大流,则相从之,所以且无忧。在位谋职者,使其安之而不生他心可也。”
至此少顿,向地之颜徒生怪异,似笑非笑,而无人能见。
“至于伺机而出者,殿下何不与其机会?其志可嘉,殿下当加赏赐。”

洛王 高允

屈指几载,料峭春寒上眉。
待其言落,阖目稍歇。
为政以德,方得众心拥护。至于怀近柔远,下车泣罪,皆是谋者手段。
“裴相深得为政三昧。允自谋事以来,御下以道,凡事之难决者,皆虚心而问,和颜以询。唯才所宜,加之爵赏,委之重任,意在同指山河,故而门客者众。”
道阻且长,早已不避斧钺。欲春风风人,怎奈暗箭难防,此身堪惊。
“然楼危招风,若有分毫不察,便落人手柄。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从来所言非虚。”

门下侍中 裴祯

惟贤惟德,能服于人。而若欲以之图他物,真假不论。
“臣有一计,成之可定神器。”
气定神闲,缓言慢语,以衬辞重。不必昂首,则能知其炯炯目光。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疲于奔命,但求一隅,至于若得以履至尊而令天下,孰能无半分心动?
然则天下事,有所得必有所失。无偿而获,是以寡见而未尝闻也。而是值邪非邪,因异人而所见不同。
“若损三分国力而可得半数天下,殿下何为?”
半数天下得之,欲得全国何难?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则定位。若既敢以国威易己权,盍为?

洛王 高允

字字诛心,语重千钧。
若计可行,一朝得权,使边鄙尽入齐图,史笔握于我手,万里同风,何须顾忌。
又怎堪?
忆昔亲持朝拜大典,焚香俯首之际,唯念四方来贺,佑我大齐风调雨顺,国祚延绵。
荷恩深重,无容坐看亡败,志在国昌。若损国力以至齐威扫地,寸斩亦难赎己咎。
眉心轻跳,刹时复平,琐眸如炬。
“允志安社稷,便是大厦将倾,尚可不顾一身祸福,为国争得片刻。自损国力?”
盗亦有道,况乎允者。喉间哼出轻笑两声。
“裴相慎言。”

门下侍中 裴祯

万物皆知春日好,莺歌燕舞无时休。
路人道洛王者,君子也。而泰山者,竟疑心不正?
终不再垂首低眉,抚掌向天大笑,窗外燕雀闻声而各飞他处。
“臣年老而癫,殿下恕罪——”
无论其言真假,以非等闲之辈。目光在远道,不见蔽于近利,或君子或奸人,必能成其大业。
“殿下是为君子,当以君子之道而行。此行坎坷,愿殿下无怨无悔。”
夫春者,多变难料也。初迎入门时,天朗气清。不过三言两语间,竟引阴云遮天。
似阴云密布,而必有所阙漏。
“殿下,有天光将出,但以云深不知处。”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