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允🌙

必也狂乎。

初二,班上兴起《斗罗大陆》,十五块钱可以买到厚厚的一本盗版书。
有人买回来后,把它撕成三十份,订书机定好,标明先后顺序,再将每份低价租借给同学。利薄多销,据闻生意还挺好。
自此,玄幻小说像一阵态度极烈的龙卷风,在每个人的胸腔里翻起骇浪惊涛。唯独我对这种课外读物不屑一顾,是个标准的三好学生。

第一次来新华书店,是W带我来的。
我在寄宿学校读书。那天是周五,放假回家的日子。W是我的同桌,我们抵达书店已经是下午五点。她抽走一本《斗罗》,找了块安静地方,津津有味地坐在地面看书。
我瞅了瞅书架,一整排青春文学,实在无从下手。于是只好拿起《斗罗》和她一起看。

宁静的夜晚,三三两两的读者,暖橙色的灯光,悠扬的钢琴曲调。
我闻见纸质的木香,随后郑重翻开这本书,时而拧眉,时而惊叹。此一翻便是数载春秋打马过,不知几时堕为梦中身。

从那以后我便成了书店的常客。我习惯在书籍种感知力量,并认为每一本书都有自己的灵魂。彼时我还未曾领略名著作的魅力,只一心沉浸在沸腾的热血中。
栽过跟头,受过伤,绕过弯路。
我走的很慢,但渐渐地也能摸索出门道。何为精华,何为糟粕,可以简单判断文章质量。

时隔多年,再次回到这家书店。它门面一如既往地小,从外头根本看不出内里是如何地浩瀚锦绣。
我走进去。其格局有很大变化,里头甚至开了个精致的小型超市。而当初你我曾刻意留下的痕迹早已碾作尘土,在那停留的日日夜夜也被轻描淡写、一笔勾销。
书店今天放的曲子名为《风居住的街道》。我定定地望向地面上痴醉的读者,旧时情景交叠,鼻头有些酸涩。

既然这个世界不会有某个地方、某个人心甘情愿地停下来等你。那努力就追上好了。

纸质的木香趁着恍神的间隙飘然入鼻,凛凛然盈满生气。
这样就好,它还在固守一隅之地,让繁忙的城市能够喘息。这样就好,我们每个人终究能够度过失望的沧海,收拾兵甲、卷土重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