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允

纸笔代喉舌。

唯将永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唯将永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梅允c李岱。





玉阶丹墀,锦屏翠辇。九五之尊,黄袍加身,樵风乍起。而怒涛未熄,心火燎原。
掌中杯未尽,狠劲拂袖,掷地铿然。睨眼一地斑驳,呼吸微窒,唤人再取酒来。





案上横陈一纸,上书蝇头楷字,落款五字萧疏:臣李玄拜上。眉眼溢了酒气,便愈发轻慢,以唇作刀,讽呵如刃。
废太子李玄,岱之兄长,日前已启程前往南地封国,却留书信一封,字里行间皆指前朝秘事,何意?





幼时,亲母被奸人诬以行蛊术,我随之入掖庭,结识了罪臣之女陆无音。后亲母之冤查明被释,圣眷恩宠不断,便自作主张携她于身侧。
年十七,奉圣命披甲为将,镇守北疆,此去战马骎骎,生死一线。她女扮男装,紧束了衣袖,便道要一同走。





刀枪无眼,楚歌如是。
月氏自祁连山南部来攻,亲率兵死守肃州,可惜身负重伤,后援迟迟不至,京中亲信查明,此战为太子李玄从中作梗切断后援,欲葬我身于北地。
敌军趁虚而入。火烧眉睫之际,幸有她携我信物,率十名轻骑趁夜北上阳关,求救于卫将,肃州危机方才化解。
此后万里鹏程,豫王李岱,征杀十载,拼出了赫赫威名。





多年谋划,暗中观测朝局,遥在北疆捏人七寸,振臂一呼,京畿太子顽固派便会倒戈助我。
亦暗查当年陆氏一案,顺着蛛丝马迹查到前朝遗事,原礼部尚书陆氏——竟为先帝心腹所构陷,其后种种隐秘不言而喻,此案牵连深远,不可明察。





夏日夜,与她共枕高山之野,花草沾襟,芬香绕鼻。那人仰面开眼,见漫天星罗棋布,笑语盈盈。只贪望她眸底繁星,双颊清浅。
低叹轻悄难闻,终究未曾问出口。




——若我不能为陆氏平冤,你待如何?





先帝病危,得急令而返京畿,东宫狼子野心,正中下怀。入京挟制太子禁卫,稳固朝臣之心,先帝于临终前下令:废太子,顺位豫王。
诸臣拥我拾阶而上,登基为帝,一朝权位在手,万里同风。





一年光景荏苒,丰城之剑再合,合浦之珠复回。稳坐銮殿之上,垂望鸳班鹭序,凡才智之臣,尽展抱负,无不举荐在位。四境闻李岱之名,莫敢来犯,边鄙百姓安康。望殿中一影垂首恭然,眉梢愉悦,心底好笑。
不负卿意,总算全了你我当日之言。




你我……当日之言?





“待殿下践祚,还请为我陆氏昭雪。”
字字锥心,言犹在耳。





登临高台之上,伶俐侍从提酒跪呈,覆掌拎壶,仰面将烈酒倾喉,若热刀刮骨,顷刻浇了胸中块垒。灵台混沌之际,念及她嫣然笑靥,身形微微踉跄,酒劲便又上几分。
日光偶露还微,习习和风,催冰酿雪,如砭肌骨,一时寂然。




抬目是飘忽风云,晦明朝夕。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