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允

纸笔代喉舌。

古原/将王/2018.1.20


二戏修改。


梅允c昭王
余盏c将军





将军。

儿郎数万,披霜踏雪沐雨栉风疾赴边疆,重获镇北之衔,已无昔年喜悦感激。三年闲置未磨去甲兵锃亮,一颗叱咤雄心却愈发沉稳。

大风,大风,旌旗猎猎,朔气舞商羊。黑云翻墨,阴气翳空,飞廉送君出山关。 銮铃声清越,束缰绳中军徐行,身侧是久违部将,一时万千喟然。

忆及当年,平西披甲而归,不料身陷党争,小子谗言,引君主猜忌,不得已交兵权受虚衔,自此枕石洗流。虽说处境艰难,毕竟军中关系仍在,倒还能帮衬王爷一二……
“余帅,倒马关失了!”
猛然回神,心中一寒。

呵,为了安插亲信,除我臂膀,那黄口小儿提携的都是什么饭桶。
如今蛮人北下却要推我挡灾,拿着固我应有的帅印送我去已成败局的紫塞。陛下能允,也不过是猜忌王爷,要借机除我。

虚阖目,强压戾气,挥鞭命其再探,面上不显波澜。 兵势已颓,然北蛮固余某败将,虽余残躯,既已信于王爷,此次要再叫尔等吃个教训。
云涌风驰,隐隐有雷龙奔腾,倏尔咧齿一笑,森森望向北面,吩咐身侧副将。
“长川,本帅闻那倒马关败将南亡……见之立斩,以祭英灵!”








昭王。

冉冉行云,明月怀中半霄卧。
室内一炉香雾冉升,但闻漏声耿耿,四壁寂然,思及朝中错综势力,那人只身赴难,心头惶急,了无睡意。
日前得报,此番军士浴血,伤亡惨重,倒马关已失守多日,战地垂危,险象丛生。战况之劣早有预料,预先部署,以为奇正相辅必能无往不胜,却偏偏低估了权欲之心。

一切心知肚明,何必多言。
我等倾心尽力,所谋断非权位。国恨千载,前人之血未干,不敢忘先辈之耻。日日俟河之清,敢教丹心盟誓。然则百般揣度,到头来圣意难测。
外侮未却,天子焉可自毁长城以损国力?铁蹄一旦攻下,试问将死者何人?

君臣相忌,自古天家难绝。自幼身孤,与那人一见如故。知己难觅,久而久之,心中便生了浅晦情意。而今已非少年时,行事必深思熟虑,谋定后动,不做无十分把握之事。
还未敢开口言他,那人已向边风塞月行去,独留一腔念想无以托。

自别后,日夜牵怀,奈何分隔两地,鞭长莫及。
明月皎皎,我心如焚。








将军。

寒光折白草,边声夜啸,春风成霜刀。关外天犹寒,战未休,又逢主帅垂危,哀戚漫连营。
夜半惊魇,醒后辗转难眠,片晌起身,披软甲,带马出营门,觅高丘,登高鸟瞰。

汉营似卧虎,匍匐彼苍之下,蓄力喑哑之中。火光如星子,寥寥缀其间。连日披白挂素非我令,这悼亡之情,已促成人和。反观北蛮狼骑,劲气冲斗牛,骄兵夜弹冠,哈,狡狐失警惕,何异于猛虎失爪牙。
心有定数,也不由有些许自得。那阵前受一箭,拟作中要害,后放出风声,朝不保夕,重伤垂危,皆是示敌以弱。
奇兵谋速战,必胜。

立马半晌欲回营,纵马下丘,未料得凛风撞入怀中,猛打一寒颤,扯动伤处。“嘶……” 剧痛传来,兀得眼前一黑,紧扣齿关,双腿夹马腹,伏鞍攥住丝缰。
那一箭确实未中要害,却引动旧伤。 额上沁出冷汗,脑袋沉甸甸往马脖子上磕,惊得胯下驹四蹄撒开,四下狂奔。颠颠倒到,强咽下喉间腥咸,勉力抖擞精神,恍恍惚惚,眺四野,笼马头觅归路。
——前时惊梦、乍入黄庭。
梦及兵败国破,皇室腰斩于市口,此刻吾身入黄泉……他身首分离,戚然惶急,无济于事。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幼时相识至今,不知情从何起,自知悖人伦、逆阴阳,也顾忌君主忌惮,更不愿殿下成笑柄,徒增烦忧,从来将这一腔情肠隐而不宣。结友共白头,岂非两全妙事?
然而祸福难料。旧伤三发,妙手难回,窃不愿苟延残喘,瞒下此节,推演此战可胜于须臾,便决计班师便挂印去,免去种种麻烦。
只是白头无期。

仍钝痛不止,支身正坐,喟然北望,惟恨春风却北疆。








昭王。

风寒列戍悲。
边地局势难料,乃至他生死未卜。
诸臣子众口不一,宵小之徒蝇营狗苟。此战胜,则扬我国威于四方;此战败,便借机肃整朝堂以固己权。然将士以身殉国,血洒荒野,受尽敌方羞辱,朝廷竟然作壁上观。
负手庭阶,指节扣出骨声,弯目讥诮:“栏养之虎,野性尽失。”

伫立良久,敛目长叹:“君明臣良,足以入主天下;然君疑臣佞,必难开长久之世。”
多番遣人打听,万幸捷报已至,大军不日即归京,又惜战地埋骨者众。
——上有日月,下有鬼神,念江水之浩浩,当缅烈士之忠魂。
然此心惴惴,为战胜欣喜之际偏生出丝缕不安。难以考究缘由,索性抛于脑后。

少时闲闷,借以书画聊慰光阴,然白山黑水,亦或风帘翠幕,皆不敌那人眉如朗月,目似明星。
春秋几载,寒暑相易。忆旧时二人俱少年,相逢意气行,系马高楼边,见酒旗招摇,便一同讨酒来吃。彼时诗文风流,又有圣眷恩宠,自然春风得意,殊不知情根已种。
今朝处处难言,皆为昔日恶果。

此刻繁露沾襦,吾头又岑岑痛矣。不知他日夜兼程而返,是否也被这一片风雪聒碎乡心,睡梦不成。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