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允

必也狂乎。

古原/将军王爷/存戏

存戏三

-

梅允c王爷
余盏c将军

__



将军
时过清明,春意已深,城外草长没马膝。牵马缓行,耳闻莺啼,一时恍惚,喟叹狼烟既远。
前几日回京觐见,庙堂请辞还乡,帝允又下旨践行,耽搁些时日。宴席间也多逢王爷,也未多谈,有意回避,只想早日离京。到了今日出城,不想还是相逢。也不好再避,比肩同行一程。
异于塞上孤凉,中原春朝惹人欢喜。若能长眠三春日,也不妄一世奔波坎坷。
已步行近十里,带缰绳驻马低眉侧目。
“王爷当回了。终有别时,何必再送。”





王爷
杨柳风轻黄金缕,野径无人莺乱语。
其时晚照方好,漫天斜阳徐徐展开,映得身侧那人眉目疏朗。
不解他请辞还乡之故,几番欲相询,熟料多次避我。因自有傲骨,最厌贴人冷面,方隐忍至今。
一路未多言,眸中寒芒黯淡之际,跫音倏断,忽而闻他低语。
更添气恼,悲极反笑,诘问:
“你正值英年,日后自当鹏程万里,如何生了归乡之意?”
强忍喉间涩苦,续道。
“一声不响便要离去,你把我当成什么? ”





将军
金乌西游,草叶稍带了几分血色,马蹄扬尘泥,姑且作壕上飞沙。同袍并敌手纷至沓来,戎马半生自脑中转瞬而去,须臾间只余他音容笑貌。
是为世俗不容,也怕天子猜忌,彼此心照不宣,各自了然,如是多年。
你做你的太平王爷,一世荣华富贵,百年之后有人颂贤名,又何必点破这一场无果情谊?
“余盏一莽夫,若身在庙堂,必难去纷争。一步踏差,身败名裂,西山不可久留,自当学前人退身山野,留得百代长青。”
心中难掩苦涩,却知不能露分毫破绽,扯马续行,步伐轻捷,轻声笑答:
“王爷与我自是挚友,余盏纵远江湖,也必当不忘王爷厚爱。”






王爷
风撩发而过,似低语叹息。
入耳言辞坦荡,掷在心头却利如刃,未留半分余地。
彼时年少不懂情爱,以为这般终老,算是无悔此生,纵然不慎惹了祸事,同死也罢。
未曾想今日晚柳相别,凄凄光景。如此看来,怕是我一人贪心。
“我身在朝堂之上,摆弄云雨,倒不如你看的通透。”
见他落拓如常,痛楚渐深,深吸口气,竟觉风声凄凉。半晌低笑出声:
“也好,山高水长,我只愿你早携鸾俦,无虑无忧。回家娶个姑娘,你好好待她。”
背过身去,抑声语,略带嘶哑。
“就此别过罢。”






将军
步步艰难,双足有如灌铅,强抑酸涩,缓了步转头窥去,见他已背过身去。
此心何忍,甚至动摇----愿为他横戈浴血,愿为他当廷横眉,何曾舍得伤他分毫?
再留几天也不妨事吧。
“王爷,何必……”
扯出笑容,伸臂去拍他肩膀,忽来背上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几欲栽倒。当即转身退回原处,暗自咬牙,抖擞精神,不愿令他看出端倪。
罢,老天警戒,今日必去。
“何必怅惘。”毕力朗声,吐字如常,只将话头接住,“无不散之席,无不尽之情。大道漫漫,各奔西东,王爷的喜酒盏是喝不成了,日后保重。”
不再踌躇,不敢再踌躇,踩蹬上马,夹马腹扬鞭而去。
“天涯日近青山远,敢道情长路更长。”






王爷
一句何必怅惘,足以教我心死。
此行永不归还,别时容易,而他年春草疯绿,见时也易吗? 往事一一闪过脑海,五味杂陈,感触良多。
此后寒暖不相问,悲喜再难知。无须消愁把酒,故人一别无信。
闻马蹄声远去,身躯骤然脱力,倔强不肯回望。心头酸涩难遏,欲狠狠咬牙忍住,哪知两行清泪已落。
俯仰茫然,天际残阳如流丹,如吐火。京中一派歌舞升平,玄鸟高歌之景,但见这普天祥和,想必明日亦是顶好的天气。
盈眶泪残痕,呵笑一声。
“可如今这太平盛世,又有什么意思。”



__
绝对是最长的戏,还有第四部分没有码。

评论(1)

热度(10)

  1. 剑吟长川梅允 转载了此文字
    都是弧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