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允🌙

必也狂乎。

初二,班上兴起《斗罗大陆》,十五块钱可以买到厚厚的一本盗版书。
有人买回来后,把它撕成三十份,订书机定好,标明先后顺序,再将每份低价租借给同学。利薄多销,据闻生意还挺好。
自此,玄幻小说像一阵态度极烈的龙卷风,在每个人的胸腔里翻起骇浪惊涛。唯独我对这种课外读物不屑一顾,是个标准的三好学生。

第一次来新华书店,是W带我来的。
我在寄宿学校读书。那天是周五,放假回家的日子。W是我的同桌,我们抵达书店已经是下午五点。她抽走一本《斗罗》,找了块安静地方,津津有味地坐在地面看书。
我瞅了瞅书架,一整排青春文学,实在无从下手。于是只好拿起《斗罗》和她一起看。

宁静的夜晚,三三两两的读者,暖橙色的灯光,悠扬的钢琴曲调。
我闻见纸质的木香,随后郑重翻开这本书,时而拧眉,时而惊叹。此一翻便是数载春秋打马过,不知几时堕为梦中身。

从那以后我便成了书店的常客。我习惯在书籍种感知力量,并认为每一本书都有自己的灵魂。彼时我还未曾领略名著作的魅力,只一心沉浸在沸腾的热血中。
栽过跟头,受过伤,绕过弯路。
我走的很慢,但渐渐地也能摸索出门道。何为精华,何为糟粕,可以简单判断文章质量。

时隔多年,再次回到这家书店。它门面一如既往地小,从外头根本看不出内里是如何地浩瀚锦绣。
我走进去。其格局有很大变化,里头甚至开了个精致的小型超市。而当初你我曾刻意留下的痕迹早已碾作尘土,在那停留的日日夜夜也被轻描淡写、一笔勾销。
书店今天放的曲子名为《风居住的街道》。我定定地望向地面上痴醉的读者,旧时情景交叠,鼻头有些酸涩。

既然这个世界不会有某个地方、某个人心甘情愿地停下来等你。那努力就追上好了。

纸质的木香趁着恍神的间隙飘然入鼻,凛凛然盈满生气。
这样就好,它还在固守一隅之地,让繁忙的城市能够喘息。这样就好,我们每个人终究能够度过失望的沧海,收拾兵甲、卷土重来。

在路上。

室友打游戏的声音。楼道里行李箱滑过地面的声音。七月份窗外的蝉鸣,依稀里混有鸟声。胸腔里翻腾着热切,对归程多了份渴盼。恍惚中日月更长。

不同时空里不同城市的质感,极具层次的色彩,各类非人间的浓黑的碰撞。八年俱与江湖,未出口的话陡然熄在喉间。

人都是有私心的。那些埋在沉默中的想念和付出,我也有认真计算过。你恐怕还不起了。

“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於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原图无P。因体力不足心头生了返意,幸而未学荆公回头,见到深林处凛凛然深潭,得以极夫游之乐。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大江东去,流不尽的,是英雄血。

唯将永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唯将永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
梅允c李岱。




—
玉阶丹墀,锦屏翠辇。九五之尊,黄袍加身,樵风乍起。而怒涛未熄,心火燎原。
掌中杯未尽,狠劲拂袖,掷地铿然。睨眼一地斑驳,呼吸微窒,唤人再取酒来。





案上横陈一纸,上书蝇头楷字,落款五字萧疏:臣李玄拜上。眉眼溢了酒气,便愈发轻慢,以唇作刀,讽呵如刃。
废太子李玄,岱之兄长,日前已启程前往南地封国,却留书信一封,字里行间皆指前朝秘事,何意?





幼时,亲母被奸人诬以行蛊术,我随之入掖庭,结识了罪臣之女陆无音。后亲母之冤查明被释,圣眷恩宠不断,便自作主张携她于身侧。
年十七,奉圣命披甲为将,镇守北疆,此去战马骎骎,生死一线。她女扮男装,紧束了衣袖,便道要一同走。





刀枪无眼,楚歌如是。
月氏自祁连山南部来攻,亲率兵死守肃州,可惜身负重伤,后援迟迟不至,京中亲信查明,此战为太子李玄从中作梗切断后援,欲葬我身于北地。
敌军趁虚而入。火烧眉睫之际,幸有她携我信物,率十名轻骑趁夜北上阳关,求救于卫将,肃州危机方才化解。
此后万里鹏程,豫王李岱,征杀十载,拼出了赫赫威名。





多年谋划,暗中观测朝局,遥在北疆捏人七寸,振臂一呼,京畿太子顽固派便会倒戈助我。
亦暗查当年陆氏一案,顺着蛛丝马迹查到前朝遗事,原礼部尚书陆氏——竟为先帝心腹所构陷,其后种种隐秘不言而喻,此案牵连深远,不可明察。





夏日夜,与她共枕高山之野,花草沾襟,芬香绕鼻。那人仰面开眼,见漫天星罗棋布,笑语盈盈。只贪望她眸底繁星,双颊清浅。
低叹轻悄难闻,终究未曾问出口。




——若我不能为陆氏平冤,你待如何?





先帝病危,得急令而返京畿,东宫狼子野心,正中下怀。入京挟制太子禁卫,稳固朝臣之心,先帝于临终前下令:废太子,顺位豫王。
诸臣拥我拾阶而上,登基为帝,一朝权位在手,万里同风。





一年光景荏苒,丰城之剑再合,合浦之珠复回。稳坐銮殿之上,垂望鸳班鹭序,凡才智之臣,尽展抱负,无不举荐在位。四境闻李岱之名,莫敢来犯,边鄙百姓安康。望殿中一影垂首恭然,眉梢愉悦,心底好笑。
不负卿意,总算全了你我当日之言。




你我……当日之言?





“待殿下践祚,还请为我陆氏昭雪。”
字字锥心,言犹在耳。





登临高台之上,伶俐侍从提酒跪呈,覆掌拎壶,仰面将烈酒倾喉,若热刀刮骨,顷刻浇了胸中块垒。灵台混沌之际,念及她嫣然笑靥,身形微微踉跄,酒劲便又上几分。
日光偶露还微,习习和风,催冰酿雪,如砭肌骨,一时寂然。




抬目是飘忽风云,晦明朝夕。

嬴无翳自戏/回忆录


#九州缥缈录
#铁甲依然在
#嬴无翳


“收我白骨兮嬴海旁,挽我旧弓兮射天狼!”


古道音尘绝,应是西风紧催。君臣一梦,今古空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堂前风雨如晦,箫声缕缕。

静室内,棋势已呈纵横之态,惯常提刀握弓的手垂于半空,二指捏云子,久久不定,胸中陡然滋生出一股无所凭依的惆怅来。如同多次险境被困那般,抬眼向他掠去——那人此刻静若沉渊,正昏昏欲睡。

年岁倏地在脑海中清晰起来。不同于南淮靡丽,亦不同于北陆旷达,仅仅三分赤诚掺入了七分壮志,干净纯粹。

十七公子嬴无翳,少负恶名,桀骜不驯,终日飞鹰走狗,奢醉于风月之间,混迹市井作无赖,高台红袖卧柳眠。虽一手刀马绝技惊世骇俗,可惜不得离侯喜爱。本自相安无事,哪知长兄即位之际,竟欲效仿先人残害手足,他既不顾兄弟情义,我又何须留人脸面?

未曾细细考量,手中已是弓如满月,破空一箭便横穿他高昂头颅,眼见鲜血上涌,自他七窍流出,方从柱后缓步现身,冷面凝霜,威临一众。四百禁军亦被狠戾箭气所吓,止步不前,其后山呼离王殿下。

弑兄之后,那人只身披月寻来,立于十步之外,不卑不亢,已可窥其风骨。握箭拉弓,准头对他,扬眉嗤笑:

“你何故寻来?”
“谢某智计无可用之地。”

曾派人查清他底细:五原世家出身,饱读春秋笔墨。如此学识反倒瞧上了乡下诸侯,可堪笑耳。而他似知我意,朗声道:

“公子敢来一赌?”

月下花影斑驳。只消片刻便将弓弩掷地,仰天大笑,踏步如虎行,与他对掌成盟。便遂你心意,我嬴无翳有何不敢?

“来赌!”

随后突出五千轻骑,越雷眼而入天启城,挟天子以令诸侯,东陆九关陈兵已备。再于锁河山之上,抵力拒抗十五国联军,战场上红潮滚滚,而我赤旅雷骑戕贼首数不可胜计,势如破竹。短短三月,便杀出了赫赫威名,世人皆称嬴无翳为十六国霸主。

而那战幸有他从旁捭阖,用兵奇诡。战后他未曾顾及身体,顷刻落马营前,把战局告知,又将战后部署周全。那天夕阳残照,日光与他的眸光同样凛冽,而那满身血红艳色泼入眼里,灼得生疼。

与他同临于太清阁顶,俯瞰天启夜色。都言危楼百尺可摘星辰,谁又晓得高者寂寞。非是我虎狼面目,大势若此,兵者何为!故而立志,要红旗烈马烧过东陆每一寸土地,他日天下皆为离国之天下,无人敢犯,亦可守黎庶无忧。

“世人钻皮出羽,亦或贬抑入地,皆是不虞之誉,求全之毁。大丈夫当俯仰天地,王爷鸿鹄志远,又何必在意?”

他一语点透,用舍由时,行藏在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只能相信自己可以掌控的东西。

少年狂妄,尝闻下唐南淮城里,每至秋色浓时,紫梁大街沿岸皆开十里霜红,彼时乘船顺流而下,温酒两壶,微醺而侃侃,乃人生一大幸事。到了夜晚,城内灯盏不绝,有人吐火走丸,有人扛鼎吞剑,有人倾杯还酹,弥歌吹舞,亦是世间一大盛景。

日后若有机会,可与他一道前去,看看南淮之繁华是否名副其实,看看那里的少年是否一如我等年少,谈吐间是幽燕风气。

落子如飞雷霆连震,何等爽利,现下已然耽搁太久,难定胜局。与他对慢棋——也从未有过胜局。

只堪堪稳住心神,再贪望他一眼。

“啪!”

棋子落定,清音朗彻。一如石洞里的露水滴落深潭,没有丝毫玄机,只是心怀乾坤远志。一如稳坐鞍马之上,临于断崖之前,掌中大刀势若明雷滚滚而下,就要惊荡世间。怀着野心直直杀下去,到浪淘尽路断梦断,方能开妙理,得大自在。

那人听得一声棋落,已是明眸朗彻,定定地注视棋盘,随后手腕微沉,变化成围困之势,一子落定。

“王爷又输了。”

在他话里缓过神来,张了张口,想辩驳些什么,却生生而扼于咽喉,成了隐晦不明。

故垒萧萧,叹山太长,水太远。今戎马数载,回首来时路,都恍若隔世,在心底拉长了语调。
——须得谢你啊。

谢你谋勇,全我凶名。

——————
#对不起我崩了他
#希望扩个谢玄来做好朋友

将王/古原/私戏

—
将王四戏。
弧了八个多月的结戏……。


梅允c昭王
余盏c将军













—

将军。


冷雨击寒户,病骨难捱,夙夜辗转苦。东风戚戚,破牗翻褞袄,剐体肤。
或四下晦暗,彼苍昏昧,或双目混浊,难分黑白,睖睁不见物,好似孑然行鬼蜮——哈,哈哈,本来是孑然一身,天明后一席旧簟蔽尸骨。


寒潮催苟命,眉川紧锁,钢牙咬碎,疼痛自脏腑起,似虺啮灵台。浑浑噩噩,似是昏迷又醒过几轮,恍惚见黄沙无垠白月寒,恶鬼英魂嘈嘈共囔。

是泣是笑,是诉是嚎。如蜂鸣刺耳,驱之不去。欲斥却喑哑。吐息渐涩,仰面疾喘,胸膛起伏,进气愈少。
黄庭蒙尘,五识不灵,七魄凭风溯华胥。
戎马倥偬眨眼过,一瞬看尽生平事。只恨少年鲁莽惊王驾,误入情海难自拔。


再顾前尘,隐约青灯下,蛰龙矫首。
魂归忘川。











—
昭王。


“臣不欲成家室。”
帝前一言以明己志。
你做良将,我为忠臣,史册上或能比肩而列,也未可知。
折腰,散权,绝后,自损羽翼。今盛世太平,愿为不系舟,至此恩怨两消。昔日碧血丹心只为国,而今青衫落拓入画去。


陛前丹墀,朱扉深掩。
步下玉阶,陡然间霡霂淅沥,衣裳皆湿,直面未避,步调不乱。
雨丝沁凉肌骨,长眉舒展,胸中积郁尽散。探身些许,睇望前路,紫气东蒙,烟雾繁景,好一派水墨风光。


清辉霜月,宿客解鞍。
当垆夜酒,还未饮半杯,已染醉意。恍惚垂眼,杯底竟现年少峥嵘,那人白马西风、剑啸如虹。
捏杯指颤,神思微滞。俶尔浅笑,举杯邀月。
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何必执着。


“……珍重。”

古原/将王/2018.1.20


二戏修改。

—
梅允c昭王
余盏c将军




—
将军。

儿郎数万,披霜踏雪沐雨栉风疾赴边疆,重获镇北之衔,已无昔年喜悦感激。三年闲置未磨去甲兵锃亮,一颗叱咤雄心却愈发沉稳。

大风,大风,旌旗猎猎,朔气舞商羊。黑云翻墨,阴气翳空,飞廉送君出山关。 銮铃声清越,束缰绳中军徐行,身侧是久违部将,一时万千喟然。

忆及当年,平西披甲而归,不料身陷党争,小子谗言,引君主猜忌,不得已交兵权受虚衔,自此枕石洗流。虽说处境艰难,毕竟军中关系仍在,倒还能帮衬王爷一二……
“余帅,倒马关失了!”
猛然回神,心中一寒。

呵,为了安插亲信,除我臂膀,那黄口小儿提携的都是什么饭桶。
如今蛮人北下却要推我挡灾,拿着固我应有的帅印送我去已成败局的紫塞。陛下能允,也不过是猜忌王爷,要借机除我。

虚阖目,强压戾气,挥鞭命其再探,面上不显波澜。 兵势已颓,然北蛮固余某败将,虽余残躯,既已信于王爷,此次要再叫尔等吃个教训。
云涌风驰,隐隐有雷龙奔腾,倏尔咧齿一笑,森森望向北面,吩咐身侧副将。
“长川,本帅闻那倒马关败将南亡……见之立斩,以祭英灵!”








昭王。

冉冉行云,明月怀中半霄卧。
室内一炉香雾冉升,但闻漏声耿耿,四壁寂然,思及朝中错综势力,那人只身赴难,心头惶急,了无睡意。
日前得报,此番军士浴血,伤亡惨重,倒马关已失守多日,战地垂危,险象丛生。战况之劣早有预料,预先部署,以为奇正相辅必能无往不胜,却偏偏低估了权欲之心。

一切心知肚明,何必多言。
我等倾心尽力,所谋断非权位。国恨千载,前人之血未干,不敢忘先辈之耻。日日俟河之清,敢教丹心盟誓。然则百般揣度,到头来圣意难测。
外侮未却,天子焉可自毁长城以损国力?铁蹄一旦攻下,试问将死者何人?

君臣相忌,自古天家难绝。自幼身孤,与那人一见如故。知己难觅,久而久之,心中便生了浅晦情意。而今已非少年时,行事必深思熟虑,谋定后动,不做无十分把握之事。
还未敢开口言他,那人已向边风塞月行去,独留一腔念想无以托。

自别后,日夜牵怀,奈何分隔两地,鞭长莫及。
明月皎皎,我心如焚。








将军。

寒光折白草,边声夜啸,春风成霜刀。关外天犹寒,战未休,又逢主帅垂危,哀戚漫连营。
夜半惊魇,醒后辗转难眠,片晌起身,披软甲,带马出营门,觅高丘,登高鸟瞰。

汉营似卧虎,匍匐彼苍之下,蓄力喑哑之中。火光如星子,寥寥缀其间。连日披白挂素非我令,这悼亡之情,已促成人和。反观北蛮狼骑,劲气冲斗牛,骄兵夜弹冠,哈,狡狐失警惕,何异于猛虎失爪牙。
心有定数,也不由有些许自得。那阵前受一箭,拟作中要害,后放出风声,朝不保夕,重伤垂危,皆是示敌以弱。
奇兵谋速战,必胜。

立马半晌欲回营,纵马下丘,未料得凛风撞入怀中,猛打一寒颤,扯动伤处。“嘶……” 剧痛传来,兀得眼前一黑,紧扣齿关,双腿夹马腹,伏鞍攥住丝缰。
那一箭确实未中要害,却引动旧伤。 额上沁出冷汗,脑袋沉甸甸往马脖子上磕,惊得胯下驹四蹄撒开,四下狂奔。颠颠倒到,强咽下喉间腥咸,勉力抖擞精神,恍恍惚惚,眺四野,笼马头觅归路。
——前时惊梦、乍入黄庭。
梦及兵败国破,皇室腰斩于市口,此刻吾身入黄泉……他身首分离,戚然惶急,无济于事。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幼时相识至今,不知情从何起,自知悖人伦、逆阴阳,也顾忌君主忌惮,更不愿殿下成笑柄,徒增烦忧,从来将这一腔情肠隐而不宣。结友共白头,岂非两全妙事?
然而祸福难料。旧伤三发,妙手难回,窃不愿苟延残喘,瞒下此节,推演此战可胜于须臾,便决计班师便挂印去,免去种种麻烦。
只是白头无期。

仍钝痛不止,支身正坐,喟然北望,惟恨春风却北疆。








昭王。

风寒列戍悲。
边地局势难料,乃至他生死未卜。
诸臣子众口不一,宵小之徒蝇营狗苟。此战胜,则扬我国威于四方;此战败,便借机肃整朝堂以固己权。然将士以身殉国,血洒荒野,受尽敌方羞辱,朝廷竟然作壁上观。
负手庭阶,指节扣出骨声,弯目讥诮:“栏养之虎,野性尽失。”

伫立良久,敛目长叹:“君明臣良,足以入主天下;然君疑臣佞,必难开长久之世。”
多番遣人打听,万幸捷报已至,大军不日即归京,又惜战地埋骨者众。
——上有日月,下有鬼神,念江水之浩浩,当缅烈士之忠魂。
然此心惴惴,为战胜欣喜之际偏生出丝缕不安。难以考究缘由,索性抛于脑后。

少时闲闷,借以书画聊慰光阴,然白山黑水,亦或风帘翠幕,皆不敌那人眉如朗月,目似明星。
春秋几载,寒暑相易。忆旧时二人俱少年,相逢意气行,系马高楼边,见酒旗招摇,便一同讨酒来吃。彼时诗文风流,又有圣眷恩宠,自然春风得意,殊不知情根已种。
今朝处处难言,皆为昔日恶果。

此刻繁露沾襦,吾头又岑岑痛矣。不知他日夜兼程而返,是否也被这一片风雪聒碎乡心,睡梦不成。

商君/

天公作美,苍山含翠,惠风溶溶。
忆往日此时,风景略同。偶于城中见秦招贤令:有人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分官,与之分土。

魏君目光短浅,漠视于鞅。鞅胸有丘壑而无遇明主,拳脚无用武之地,郁郁多寡欢,见此令已三分心动。东六国视秦为蛮夷而不与交,故求贤若渴。满腔抱负何处得以施展,一眼明了。

斟酌多日,谋定后只身入秦,耐着性子三探秦公气度,君主年轻却深谋远虑,渴求强秦之法,推行法政,正中鞅之下怀。
……至孝公许诺鞅执法不避权贵,君主与庶民同罪。鞅感激涕零,为报知遇之恩,欲并六国而尽入秦图,内立法度,修守战之具,外以联合之法斗诸侯。故世人皆言商君手腕狠绝,铁面无情,怨声载道者众。

有人尝谓鞅曰:“先生如若不改弦更张,必将在劫难逃。”
沉思此言,倘孝公离世,天下怨我,鞅此身能存几时?
然身处战乱之世,强国扬名,必尊崇法制威严。数年心血若因心生畏惧而毁之一旦,鞅必恨也。当时不以为然,心志坚决,未肯变更。

孝公死,鞅为秦所通缉,四处逃窜。而故国魏视鞅为秦贼,刻意为难。鞅孤立无援,日夜担忧,心事染白鬓发,身体已至强弩之末,后为秦所擒。

鞅被处以车裂极刑,此刻肢体皆缚,动弹不得,唇角干涩。鞅也曾峥嵘意气,也曾挥斥朝堂风雨,也曾手握生死权。今观秦之强盛,叹孝公当年知遇,心愿已了,更无所求。

然抬眼望碧天之际,以为佳景甚好,江山颜色尚未窥尽,心中犹有不甘。便如万针攒刺,隐隐作痛。

——
商鞅而这把利剑,为秦屠龙杀虎之后,终究寸寸折断。

————————————

Excuse me……我写的是什么鬼?
非考据,如有不足欢迎评论指正。
#弧长可绕地球三圈,哦不,五圈。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